????“不,夫君,蝶儿不想没有手指头,不不不……”李姨娘一听,气得头脑发昏。

????而杜家琰为了不被剁手指头,这个时候,还试图给李姨娘洗脑。

????问题是,如果李姨娘真是个纯良之辈的话,那么孟南乔这些年,又怎么会郁结在心呢?

????两个人,一个渣男,一个白莲,倒是般配的很呢。

????东姝冷笑一声,手里的菜刀又转了两圈。

????空中翻滚两周半,重新回到手里,开口的声音,透着冰渣子:“想好了吗?我耐心有限,只要我姐没醒,你们就得贡献出来手指头。”

????“剁她的,我是杜家少爷。”杜家琰这个时候,哪里肯让东姝剁他的,所以扯着嗓子,让剁李姨娘的。

????“杜家琰,你好狠的心啊,当初让我委身为妾,还说一辈子爱我疼我,现在都成了笑话了吧?”李姨娘这个时候,也维持不住她白莲一般的面皮,怒喝一声。

????杜家琰还被吓了一跳,下一秒,又轻声细语的:“乖蝶儿,就剁你的吧,我是真的爱你,可是我真的不能没有手指头的。”

????“杜家琰!!!”李姨娘怒喝一声。

????结果,转过头,就对上东姝似笑非笑的一张脸,还有……

????手里的大菜刀。

????李姨娘只觉得气息一滞,下一秒也不敢出声了。

????而东姝却是摆弄着手里的菜刀,开口的语气,颇为随意:“一个自诩委屈了自己为妾,只为了跟心爱的人相守,事实上看中的不过就是对方的家世,能让自己一跃枝头变凤凰。一个自诩心有真爱,不甘不愿跟别人成了亲,结果,后院庶子一堆,关键时刻,还不能像个男人一样,站出来保护自己的心爱之人,你们之间所谓的真心相爱,一生一人,还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东姝说完,站了起来。

????而春晓这个时候,正好过来了。

????“五姑娘,少奶奶醒了。”春晓是掐着时间进来的。

????东姝原本也只是挑拨两个人之间所谓的真爱关系。

????原本就脆弱不堪的真爱关系,在涉及到生死之时,根本禁不起任何的考验。

????不过就是一根还没开始剁的手指头,便已经让两个人……

????反目成仇,甚至破口大骂了。

????“你们很幸运,今天不需要被剁手指头了。”东姝说完之后,又将破布重新塞回到两个人的嘴里,接着转身出了柴房。

????“你和冬宁换着看,看紧一点,但凡有人不听话,想把人放出去,直接绑了扔进去。”东姝说完,大步向主屋那边走去。

????路上倒是碰到了一个嬷嬷。

????那嬷嬷,说是孟南乔的人,可事实上是杜太太的人。

????不过就是放到孟南乔的院里,来制约孟南乔罢了。

????“王嬷嬷啊。”东姝看到人,笑着唤了一声。

????王嬷嬷刚得了命令,需要救少爷出去。

????如今一看到东姝这个煞神,吓得本能的一个哆嗦。

????“五姑娘。”这个时候也顾不上其它的,先讨好了东姝,麻痹了人再说。

????结果,东姝却是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直看得王嬷嬷头皮发麻,东姝这才接着说道:“听说王嬷嬷从前是在太太身后伺候的,想来在太太那里也会有些脸面,那就麻烦嬷嬷走一趟了,听说太太前些时候刚得了一株三十年的人参,我姐姐如今正是需要进补的时候,她的这支参,想来刚刚好用。”

????一听这话,王嬷嬷差点没直接跳了起来。

????可是,碍于杜家琰还在东姝手里,所以她也不敢。

????不过让她去要参,她自然不甘愿,原本还想着糊弄了事。

????结果,东姝却状似无意的又小声说了一句:“也不晓得,你们金贵无比的少爷,饿上两天,会不会有事儿。”

????威胁!!!

????这是明摆着在威胁。

????王嬷嬷敢不拿参过来,那么杜家琰这两天绝对没有好日子过!

????再一看东姝手里的菜刀,泛着冷光。

????王嬷嬷所有的话,全都咽了回去。

????她可不敢拿杜家琰的命来冒险,所以还是找太太复命吧。

????看看太太怎么样安排。

????王嬷嬷老实的退了出去。

????其它婢女也有不安分,不听话的。

????孟南乔的院里,各院的眼线都有。

????孟家倒台之后,杜家做的恶心事儿太多了。

????可是孟南乔都忍了。

????没有娘家支持,她少了很多底气不说。

????还需要带着原主在府里生活,有些地方能忍就忍。

????图的也只是一个平安让原主长到出嫁。

????然后她看看能不能安排个好人家,把原主嫁出去。

????孟南乔所有的隐忍,都只是为了原主。

????这一点,原主心里清清楚楚的。

????所以,原主死前才会怨气冲天。

????不过不急,这个府里的人,一个一个,谁也别想跑就是了。

????他们如今还是官家,东姝就是一个孤女,是奈何不了他们。

????不过,风水轮流转。

????有孟家倒台的时候,就有杜家倒台的时候。

????这种事情,谁也说不准。

????“姐姐怎么样了?”进了主屋,东姝并不急着进内室。

????自己一身寒气,孟南乔的身体,可是受不了这些。

????所以,东姝暖了手,吹着火炉,争取把寒气暖和过来,再进去瞧瞧。

????秋鸣这会儿在外间,所以东姝顺嘴问了一句。

????“少奶奶好多了,晚上喝了一碗粥,吃了药,又吃了两块点心,如果不是怕积食,怕是还能吃,不过奴婢可不敢让她这样吃,胃口哪里受得了。”被东姝问起,秋鸣忙压低了声音回道。

????知道人醒了,能吃东西了,东姝放心不少。

????虽然东姝对自己的治疗术有信心,但是孟南乔的心病占比更高。

????所以,东姝其实心里也没底。

????暖了一会儿,寒气消了,东姝这才掀了帘子进了内室。

????“姐姐。”手里的菜刀早就让春晓她们拿走,如今东姝又恢复成了天真烂漫的小姑娘。

????孟南乔这会儿还有精神,正看着夏蝉在那里缝着药囊。

????之前就听到东姝的声音。

????知道小姑娘怕过了寒气给自己,所以一直没进来。

????这会儿一看,人进来了,展颜一笑。

????这一笑,似是春光,暖了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