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普兰在积蓄实力的时候,公国也没闲着。

????针对卡累利阿地峡与汉科半岛的作战计划已经进行了第三次修订,并进行了冻结。换言之,作战计划已经敲定,只等着战争爆发后具体执行。

????对拉普兰的作战计划要旨是以圣彼得堡军区所属部队实施一次有限进攻战争,作战计划假定拉普兰陆军因实力有限和开战后陷入混乱无法进行有效抵抗。在这种情况下,勃鲁西洛夫骑兵中将计划在边界交火后就发起全面攻击,在突破边界阶段就摧毁拉普兰陆军主力,然后迅速占领目标区域。按照骑兵中将和陆军大臣的估算,此次战役总共将投入四个集团军,沿着南起拉普兰湾、北至佩特萨莫苔原地之间的两国边界展开全面攻势。

????四个集团军战斗序列如下:

????第七集团军,指挥官雅科夫列夫一级上将,下辖九个步兵师,四个哥萨克骑兵旅,在此基础上得到五个重炮团的加强。重装第十军作为该集团军战役预备队。其主要任务是突破卡累利阿地峡主要防御地带,歼灭敌军主力,前出至维堡一线后转入防御。

????第八集团军,指挥官哈巴罗夫上将,负责从拉多加湖向北突击。下辖五个步兵师和一个骑兵旅,该集团军的任务是包抄到卡累利阿防御地带的后方,配合第七集团军围歼拉普兰陆军主力。

????第九集团军,指挥官杜哈诺夫上将。下辖四个步兵师。

????第十四集团军,指挥官弗洛罗夫上将,下辖两个步兵师和一个山地步兵师。

????这两个集团军的任务是在边界最北端展开,在冰海舰队的配合下夺取佩特萨莫。

????表面上看起来这个计划似乎粗糙了一点,只给出了一个大概的任务范围。具体的行动路线、补给方案、预测的突发事态和解决预案等等都没有列出来。以至于整个方案看上去不像一份作战计划,倒像是军校生的随手涂鸦。

????这真不是恶意贬低,军官学校的一年级学生制定的作战计划事实上同样惨不忍睹,但起码菜鸟学生们会努力避免混乱。

????让四个集团军,二十几万人沿边界线同时发动攻击听上去魄力十足,实际执行起来视觉效果也确实不错。可问题是为了保障攻击强度,每个集团军都被要求每天起码推进二十公里——这几乎是一个步兵师和平时期的行军速度。

????要想达到这样的速度,势必需要利用拉普兰境内的交通网路。偏偏该地区森林覆盖率高,地形崎岖,沼泽遍布,道路稀少且路况不佳。战时为了保证推进速度,势必会发生各部队争抢道路,交通堵塞、混乱和误点等情形。而为了回避这种事情在战时发生,在计划制定阶段就要由参谋团队根据实际情况和需求规划出行军序列和时间表。

????如果是西方国家的军队,已经形成完整制度和人才培养的参谋体系,要做到这种事情并不困难。但东方的军队……拉普兰和公国的军队虽然在装备和部分战术思想上也出现了转变,但他们只是一只脚踏进了现代化的门槛,另一只脚和大半个身子还在门槛外的旧时代。

????简单的说,就是公国眼下真正具有专业水平的参谋数量还不足以支撑起大兵团机动作战,特别是管理铁道与后勤这一块,相关人员中有不少是直接给铁路公司员工挂上军衔让他们为军队服务。然而这种应急措施非但没能解决问题,反而延伸出了更多的问题与混乱。

????一切问题的核心是军队和企业之间的认知差异,以及军事需求和企业生存之间的矛盾。

????通过逐步购买股权,公国成功收回了控制在财团下的铁路和大部分设备。然而很多贵族和资本家意识到今后国家经济发展在很大程度上都离不开铁路。这当中包括现有线路的运营和新建更多铁路和火车,这里面的巨大商机和利润是任何人都无法忽视的。于是一夜之间,各种明目与背景的铁路公司纷纷成立,整个公国的铁路系统被几十家铁路公司所掌控,这些公司彼此互不隶属,通常都有政治上的后台。即便是进入战时,军方也很难做到完全掌控全国的铁路。之前的军事演习中,为了确保铁路按要求运输军需物资,军需官不得不带着一队宪兵,用刺刀来协助铁路公司增加办事效率。不过铁路公司也都不是省油的灯,这些公司背后通常都有过硬的后台,不是枢密院的大臣,就是经常出入冬宫的某某爵爷,再不然就是某个大法官。事情真闹僵了,军队往往是失败者。

????反过来,在铁路公司看来,军队行事蛮横乖张,完全不顾民生需求和公司的死活。军事指挥官常常将军队的需求和利益置于优先地位,要求所有铁路公司无条件的配合他们。可战场形势瞬息万变,各种紧急运输需求经常会毫无预兆的发生,这就必然会打乱原先的运营时刻表,给铁路公司造成意料之外的经济损失。撇开这一层,单纯就铁路系统自身的运行来看,军方的要求也常常是不合理的,完全忽略了铁路系统运行的复杂性。为了满足这些需求,线路运行常常会受到干扰,情形严重时甚至会导致大面积线路瘫痪,起码需要好几天才能恢复。久而久之,除非危机已经近在咫尺,否则铁路公司很少愿意满足军队的需求,而军队意识到这一点后,便越来越频繁的将每一项需求都当做紧急情况来处理,以便获得优先运输权。军方挟敌情以自重的行为反过来又会招致铁路公司的不满和抵制……

????其它诸如运送士兵产生的损失和费用,关于提高车辆周转速度,减少空车皮的争执,车辆调度的优先顺序等等,让军队、政客、铁路公司三方之间龃龉不断。可以预见,这种混乱和冲突在开战后必然因为拉普兰的特殊环境(两国铁路轨距不同,拉普兰是标准轨距,公国是宽轨。此外受制于地峡和沼泽地的地理环境,铁路数量有限,部分路线还必须通过湍急的姐妹河),所有的矛盾和混乱必然大幅升级,这势必会严重影响整个作战的推进速度和最终目标的达成。

????这个问题不光公国自己心中有数,帝国和拉普兰也是一清二楚。

????作为交手几百年的老对手,拉普兰当然不会看漏掉如此明显的问题,更不要说公国的将军和铁路公司老板都是一群大嘴巴。每当遇上纠纷发生不愉快时,满腔怨愤的军头和资本家就会把所有争吵内容还有过去的不愉快到处嚷嚷。要掌握公国铁路的运营情况根本不必费心刺探情报,只要蹲在铁路公司门口就行了。帝国方面就更不必说了,他们不但有更优秀的情报人员,就连公国铁路网的基础也是他们打下的,整个公国铁路对他们毫无秘密可言。

????“针对敌人的薄弱环节下手,这是每一个军人都懂的战术原则。既然拉普兰和帝国已经掌握了我们铁路系统的脆弱、混乱、腐朽、无可救药,一旦开战,他们也没理由放着我们脆弱的大动脉不管,老老实实蹲在堑壕里等着我们去踢他们的屁股。”

????斯捷潘.奥西波维奇.马卡罗夫海军上将紧盯着沙盘,在代表敌我双方部队番号的红蓝小旗之间,穿梭两国边界之间的铁路网与横跨姐妹河的几座铁路桥格外扎眼。一旁两个上尉正从铁盘里将一个个象征空中战舰的模型放入沙盘。

????公国的空中战舰和运输舰集中于一处,帝国的战舰则分散配置,但并不是随便乱丢,帝国在拉普兰的空中力量整体上呈现出一种松散的半包围态势。

????“亚历山大.瓦西里耶维奇,你怎么看?”

????“阁下,帝国显然是想再现查理曼人身上的事情。”

????公国拉普兰峡湾第一水雷战队司令,亚历山大.瓦西里耶维奇.高尔察克少将挺直了脊背,以沉稳又嘹亮的声音回答到:

????“投入有限的兵力,集中攻击我方的铁路线和浮空运输船,彻底切断补给线,使我军难以维持攻势。”

????以帝国的实力,完全可以利用“维持拉普兰中立地位”和《租借法案》,在战争爆发后把一整个空中舰队“租借”给拉普兰。以其空中力量的强大,不要说给公国的补给大动脉撕开几个口子,就是把突入拉普兰境内的公国军全数歼灭也不是做不到。但为了避免和公国撕破脸,帝国绝不会做到这个地步。以维持拉普兰主权独立完整为前提,让公国军知难而退才是最符合他们利益的。

????也就是说帝国只能以“租借”的名义投入少数空中力量,而且还不能是大型主力舰之类的敏感单位。帝国要运用这支快速灵活的小型机动单位来给对手柔软的侧腹进行持续且猛烈的打击,彻底瘫痪公国军的补给线,进而迫使公国军撤退。

????“假设他们的目标如你所说,你认为他们具体会怎么做?”

????老爷子点燃了雪茄,猛吸了一大口后,淡蓝色的烟雾弥漫开来,闪烁着睿智光芒的小眼睛从烟雾后面观察着对面的年轻人。

????“充分发挥游击部队的特性,针对我们的补给线发起袭扰,等我军疲惫之后,对这里进行一次奇袭猛攻。”

????高尔察克拿起长长的木棒,指着沙盘上聚集公国军众多空中船舰的位置,大声念出了那个眼下还鲜为人知的地名。

????“亚姆立札!海军上将阁下,我相信这里将会是决定这场战争胜败的关键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