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也算是吧夏青教育成才了,成为一个对社会,对国家有贡献的人了。

????所以,每一次夏青回来,夏兴国就会很高兴,就像是接见外宾和权贵一样的隆重。

????“粑粑我回来了!”

????“女儿啊,呵呵……追击怎么样啊”

????“最近也不怎么滴,就是一些小小的治安事件多了起来了。”

????夏青脱下外套挂在了架子上,也同时卸下了围巾。

????“你这……,怎么回来就把外套脱了,屋子里没有开暖气!”夏兴国心疼地说。

????“我可是一路走回来的,累死了!”

????“你车呢”夏兴国很惊讶地就看着女儿道。

????“被人偷了!”夏青来上浮现出了很气愤的表情,“我要是抓住他,一定把他手剁了!”

????“呵呵,你这刑警大队长的车子也就八九万,人家竟然看得起”

????“什么啊!老爸,这可是您给的深入礼物!”夏青急了。

????“没事啊,钱财乃身外之物,千万别在意。也是爹爹无能啊,不能让龙城的老百姓过上好日子,这些人才会做贼,铤而走险的。他们不过都是为了生存,其实,如果他们家里有个十来万,丰衣足食的,他们绝对不会去做这些勾当……”夏兴国的脸上浮现出惭愧的神色。

????夏青连忙说:“都是那个龙吴,这个家伙把持垄断了一切,正是个奸邪的吴八蛋,等到我们有了能力铲除他之后,这龙城老百姓的日子才能好过!”

????“对了,你今天回来不会是单单看我这个老头子的吧”夏兴国道。

????夏青笑着说:“不愧是老爸啊,一下子就能猜出女儿的心事!”

????“那可不是的么”夏兴国很得意地道,“你是我看着长大的,你的心事我怎么猜不透你是不是想去吴畏的军团”

????“对啊!老爸你可真是厉害啊!”夏青兴奋地道。

????“胡闹!”夏兴国道,“你当你的警察多好!”

????“不啊,老爸,你一定要到答应我,我这几天在暗中观察,这个吴畏是个有理想,有点道德,有正义感的青年,我认为我加入他的团队,一定能铲除龙吴,还龙城一个安定的环境。这样子老百姓就能安居乐业了。”

????“这……”夏兴国也听说了吴畏在黑色沙漠扫除了龙吴的势力,但他还是担心的是吴畏太过于年轻,也才刚刚出头,他竟然敢明目张胆地挑衅龙吴的势力,这无异于引火烧身,朝不保夕啊!

????所以他担心的是吴畏面对以后龙吴的攻击不能取胜,会失败。

????那样子的话,如果他们已经是龙吴的敌人了,他们也顺带着将自己灭掉了。

????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的。所以,夏兴国比他的女儿想得多一些。毕竟是上了岁数的人,经过的,看过的,总比夏青要多。

????他更懂人心复杂,并不是像她说的那样子简单。

????夏兴国说:“你办案子倒是像个精明的人,可是在这些事情上,女儿,你可真幼稚啊!”

????“老爸你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这……”夏兴国又沉默了。

????许久许久,他才说:“如果你真的要去,也要隐藏身份,而且要易容!”

????“这个很好说,只要老爸你答应了我就行了!”夏青高兴地说。

????夏兴国说:“我能不答应你么你都求我成这样了!”

????“还是跌得好啊”夏青非常高兴地说,“那我就去准备了!”

????“忙什么啊先吃个饭再说吧!”夏兴国说道。

????夏青连忙说道:“我明白了父亲!”

????吃完饭,夏青就忙去了。

????时间就像是跟吴畏毫无关系的一样的,任由他奔流远去。

????等待不过是为了明白。

????“老大,我按照你的吩咐已经那样子做下去了。”

????“可是我们收获的很小!”海龙在月龙智慧的话里填补了一下自己的意见。

????“我明白,事情当然不会像我们想象的那么容易的。”

????“那我们该怎么办”海龙继续问。

????吴畏嘴角邪笑道:“当然是按照我的意思去办了!”他的意思是什么,月龙和海完全不明白。

????吴畏当然不会让他们明白的,如果他们明白了,那事情就变得奇怪了。

????吴畏之所以这么做,目的只有一个么那就是忽然性和突然性。

????他要做的是帮助任飞瑶查清楚,三年前的那一些,离奇的案件。

????任飞瑶跟吴畏一起做事的这些日子里,没少跟他分析这案情。吴畏认为,能这么做的人一定是有不可告人的目的的。

????想要找到这个目的,还是要从龙吴的身上入手。

????任飞瑶很担心,因为龙吴的势力太强大了,他在龙城经营了多年,无论是白道还是,他都有人在,可谓是根基很深。万一打草惊蛇的话,那我们就处于被动了。

????吴畏说有时候打草惊蛇才能看清楚蛇妖干什么。

????任飞瑶说这样子做你会招来很大的麻烦的。

????吴畏笑了,我这个人最大的有点就是不怕麻烦。

????看见吴畏那自信的笑容,任飞瑶也笑了。

????“那么就从你亲戚的那个商业中心开始吧!”吴畏对任飞瑶道,“我怀疑你的那个亲戚很有毛病。”

????“为什么你这样说他可是老老实实的本分人。”

????任飞瑶不解地问道。

????吴畏笑了笑,在兜里掏出一瓶酒喝了起来,并不急忙回答任飞瑶这么问题。任飞瑶倒是急了:“哎哟,你倒是快说啊!”

????“走啊,我们一边走,一边说!”吴畏说完就示意任飞瑶开车。

????任飞瑶钻进驾驶室中,开启了车子的引擎,马达声哄哄而响。

????这个时候,吴畏感觉到了车子有异样,立刻纵身而来,以超级快的速度拉开了车门,吧任飞瑶从车子中拽了出来。

????任飞瑶惊慌极了,她还不明白吴畏要干什么的时候,她整个人已经和吴畏一起飘到了很远的地方。

????这时候,一声巨响:“轰!”

????那两车子被砸上了天。

????看见这一幕,任飞瑶才明白,原来这是有人要谋害自己啊。

????惊诧不已的任飞瑶对吴畏说:“什么人竟然如此的大胆。”

????“当然是想谋财害命的人了!”

????“谁想谋财害命”任飞瑶说,“难道不是你想查清楚这案子,有人想阻止你”

????“不是!”吴畏笑了笑说,“这炸弹的时间是延时装置,也就是说对方想要吓唬吓唬我们,并不是想真的杀死我们。这样子做,除了商人之外,就不是别人了。”

????“你这么坑定是商人”

????“当然是了。我们高农业和农业加工,还有畜牧什么的,肯定伤害了某些垄断经营的资本家,他们心生怨恨,就一定会找机会报复的。于是就想住了这么一个烂点子。”

????吴畏很自信地分析道。

????可是任飞瑶并不相信吴畏的话,因为事情很简单,如果真如他那样子的话,这岂不是说他很已经知道了谁是凶手

????吴畏见任飞瑶不相信又说:“我知道你不会相信的。但我得明确地告诉你!如果是阻止我查案的,一定不会用延时装置,也不会吓唬我的,而是直接杀死我。”

????做这案件的人很凶残,他绝对不会这么犹豫不决的,因此,不像是果敢毒辣之人的风格。这个世界上,什么人会这么犹犹豫豫的当然我的敌人中就只剩下了商人了。

????经过吴畏的分析,任飞瑶算是明白了,这时候她不信也得信,不佩服也得佩服了。

????时间就像是一张网,把原本你想看见的,又不想看见的都网络在了一起。

????当夏青从门中出来的时候,一群歹人悄然地跟在了她的身后。

????她今天跟父亲说谈的话,都被龙吴的刺探听到了。

????这刺探迅速将信息传达改了龙吴。龙吴气得只拍桌子,他大骂夏兴国,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路你自来。

????其实,在很多年前,夏兴国就像收拾掉这个祸国殃民的龙吴的,但是因为他是文官,手里没有兵,又不是打仗的材料,因此他只能是干看着龙吴为所欲为。

????因为夏兴国处处掣肘龙吴,他早已成了龙吴的眼中钉,肉中刺,这么多年龙吴没有动夏兴国,主要目的是他目前还不想跟炎黄国的吴翻脸。

????要是真的翻脸了,龙吴的实力还不足以面对炎黄国帝吴的雇佣兵,因此他只能暂且忍耐。经过这么多年的苦心钻营,他的实力已经庞大了,也是他该动夏兴国的时候了。

????夏兴国也知道龙吴的势力到了巅峰了,他也很着急但是着急也没有用,谁也不敢跟龙吴正面叫板。而炎黄国的吴压根不夏不相信龙吴会造反什么的。他只相信自己眼睛所看见的一切。

????所以现在夏兴国是孤掌难鸣。

????见到夏兴国的状况,作为他的女儿的夏青,心里很是着急。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叫吴畏的人闯入了龙城。他虽然没有多么大的名气,却在段时间里,吧龙城弄得满城风雨。

????夏青就决定看好这个吴畏。

????吴畏是外地人,他没有本地的势力,应该不是那一派的。

????于是夏青就决定跟随吴畏,跟他一起大杯龙吴,还龙城一个安定的环境。

????这是夏青的想法。

????但是夏青不知道自己出门之后会被一群歹人跟踪。因为夏青的车子被人偷了,她巨鼎先去车行卖一辆车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