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谈银子就好说,白卿月的手指头都要摸到那叠银子了,肖俊鹏问她多少银子。

????“你知道我家的东西一向金贵,我走的也是高端路线,你知道的吧......”说起来也是不好意思,“但是你知道我这可没有欺负你的意思,给你倒茶的时候分量给得很足,每一杯都是满满的对吧,这茶就是在皇宫你都喝不到,所以你看二十两银子一杯......”

????还真是开得了这个口,怎么就那么肯定他要乖乖的给银子呢?可他还真就想给,来这里两次,别说院子,就是屋子,实在是简陋得可以,想她能生活得好点。

????见她狡黠的处心经营,为的还是生活,不过是一个小姑娘而已。

????“给你。”递了两张银票过去,“不用找了,那现在能不能说我的正事了?”

????白卿月拿着银票眯着眼睛笑,心里早就将他要说的猜了个七七八八,不就是拿银子来赎回去他的玉佩吗?

????那么好的玉佩,还天天挂在身上,听说肖俊鹏从小死了娘亲,不会是他娘留给他的吧?想到这里,白卿月在心里不停的摇头不赞成,果然世家子就是败家子啊,亡母的遗物都随便抵给别人。

????不管白卿月这边如何的心思百转,肖俊鹏将所有的银子退过去,“这些银票都给你,你把刘衍的玉佩给我。”

????“什么,你要他的那一块?”不是应该要自己的那一块吗?

????肖俊鹏眼睛里闪过一丝厉色,接着又溢出来一些酸意,“怎么,你舍不得?”

????有什么舍不得的?

????白卿月也懒得和也废话,拿了桌子上的所有银票数了数,四千八百两银子,也就是说着厮原本你想出五千两不银子来买的,罢了,当她刚才的戏白演了,和人谈生意,给人喝口茶也正常。

????“拿去。”从怀里掏了玉佩出来随手的一扔,也不在意那块玉的死活,就像当初肖俊鹏将自己的那块玉扔给她一样的扔。

????肖俊鹏过了好一会儿才从小几上拿了那块玉佩,攥在手上,悠悠的丢下一句话,“以后不要随便收外男的东西。”

????白卿月将银票弄整齐,裹成卷,i斜睨着肖俊鹏,面色忽然一柔,嗔怪的回道:“我不收,那你养我啊?”

????“我养你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我说过会负责的!”肖俊鹏看着眼前这个还没有及笄,却好像宁可靠自己也不会向生活低头的姑娘,出声再次承诺。

????“你配不上我。”白卿月将银票当着肖俊鹏的面放进了旁边的抽屉格子里面,“银子放在这里,只有你知道的,丢了的话,我就找你了。”

????今天晚上的事情差不多就忙到这里吧,原本还在为银子发愁,现在不都解决了吗?

????从贵妃榻上站起来,白卿月伸着懒腰,眼睛微微眯起来,说道:“大叔,要是没什么事的话,你就先走了吧。”

????大叔?肖俊鹏脸黑得不能再黑了,刚才她说自己配不上她,都要气死了,他堂堂一个忠武侯世子,配不上一个六品小官家的嫡女,简直是笑话。

????而且他很老吗?刚过了二十岁的年纪而已。

????不过话说在她面前,好像是大了那么几岁。

????好想把人捉来打PIPI啊!却见那个将他气得差点内伤的小姑娘已经爬上了床,隔着蚊帐,在没有点灯的屋子里面,已经看不清楚里面的人到底躺下没有。

????刚动了一下,他只是想帮她把窗户给关上,院子里面没有家定护院,睡觉居然还不关窗户,心怎么这么大呢!

????“等等,还请世子原路返回,下次不要再来了,多来几次,我这本来就还要修葺的房子都被你先给拆了!”

????从有光的地方看黑暗的地方看不清楚,从黑暗的地方看有光地方却看的清清楚楚。

????人还没有走,白卿月哪里会睡,看着哪个被他气了一晚上的男人大步走到房子中间,轻轻的一跃,就上了房梁,然后就是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再看,哪里还有解开的瓦片洞呢。

????哎呀,发财了,五千两银子呢,叫她怎么睡得着。

????翻身起床,点了灯,坐在桌子边,从小抽屉里把银子拿出来再要数一遍,一阵风吹来,熟悉的味道扑鼻而来,就见肖俊鹏站在窗户外面瞪着眼睛看着她。

????“我只是回来给你关窗户的。”说完肖俊鹏就真的关了窗户,不过却同时响起了低低的笑声。

????因为肖俊鹏的去而复返又去,白卿月没了再数一次银子的兴致,想她一个现代过来人呢,多少钱没有看过,现在居然为了五千两银子兴奋得将要晚上睡不着,实属不应该啊。

????放好银票,上床睡觉吧。

????所以说老天爷都是见不得穷人好的,她就是倒腾了一下,小赚了一点银子而已,结果半夜下起了漂泊大雨,屋顶开始漏水,哗啦啦的,漏成了孙猴子的水帘洞,漏水的位置就是肖俊鹏揭房顶的位置。

????将肖俊鹏的祖宗十八代给骂了一个回合之后,白卿月不得不起床,找了东西来接水,并决定明天一早一定要找人来修葺院子。

????第二天一早,雨过天晴,白卿月难得的一次在太阳还没有起床的时候她先起了,嚷嚷着让院子里所有的人都醒了过来。

????她一晚上没有睡啊,这个雨下了一晚上,房顶就漏水一晚上,整个屋子都泡水了,她是淌着水从屋子里面出来的,还顶着两个黑眼圈!

????兰花小跑着来到白卿月的面前,王嬷嬷年龄大一点,在后面你一点出来,就连腿还没有好的土豆都杵着拐杖跳着过来,福伯站在门房那边。

????不知道姑娘今天怎么了,发了火。

????等人都到齐了,白卿月手里拿着个棍子,指着院子的各个地方:“修院子,大修,这里的院墙拆了,往外面扩建,修偏房,重新起院墙,加高,上面用泥巴给我密密麻麻的放上磨锋利了的碎瓷片,墙下面也撒上一圈碎瓷片,房顶上也弄一层碎瓷片......”

????说了一气,白卿月进了屋子,再出来已经换了一身衣服,嚷着今天要进城买人去,没个家丁护院,什么阿猫阿狗都往里面钻,当她这里是菜市场呢!